您的位置: 首页  警钟长鸣  以史为鉴
警钟长鸣
海淀原区长周良洛总结堕落原因“悔未过五关”

  

 2009年4月16日(转中科院清风网)
    一部名为《一个明星区长的堕落轨迹》廉政教育片最近在京城党员干部中引起强烈反响。曾被人们誉为“明星区长”的周良洛的堕落轨迹引起人们热议,并再次为各级党员领导干部敲响警钟。海淀区原区长周良洛从大学的校团委书记一直走到局级领导岗位。但随着手中权力的逐渐加大,面对来自外界的诱惑,他迷失了自我走上犯罪之路。2008年3月,周良洛被法院判处死缓。

    这么大笔钱,没经住诱惑

    2007年4月6日,因涉嫌受贿,北京市纪委对周良洛进行组织审查。

    在对周良洛及其亲属的财务状况展开调查时,一个与周良洛有过金钱往来的账户引起办案人员关注:一段时期内,这个账户每天都有40多万元人民币入账,但不是一次性存进来,而是分5次存进来。

    办案人员对照当时的美元汇率,发现8万多元人民币刚好是1万美元。而每天5次、每次1万美元正好是国家规定的个人每天美元兑换的上限。

    该账户的开户人叫王少一,办案人员通过调查发现此人在北京经营一家园林绿化公司。其生意往来都是在国内,不存在大量外汇交易。

    王少一供述,他是周良洛的“发小”,这些钱的确和周良洛有关。将这笔钱打入王少一账户的是房地产商泰跃公司总经理刘军。

    2002年周良洛任海淀区区长,刘军通过周良洛原来的一个下属与周建立了联系。2003年海淀区筹备兴建稻香湖景酒店,刘军得知后向周提出要参与此项目。在周的帮助下,刘军获得了酒店的开发资格,并拿出2亿元投入该项目。

    此后,刘军出现资金链紧张的情况,他又通过周良洛的协调从稻香湖项目中退出,还得到区政府给予的补偿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刘军给了周良洛93万美元的大礼,相当于800万元人民币,这也是周良洛受贿单笔赃款最多的一次。“我当时也害怕,这么大笔钱。但是没经得起诱惑,还是迈出了这一步。”周良洛说。

    为他人办事,得回报应该

    1978年周良洛考入了清华大学。大学毕业后,他留校任团委干部,1989年任清华大学团委书记。

    1993年,周良洛作为年轻干部被提拔到朝阳区任区委常委,随后任宣传部长。当时,周良洛主管朝阳区户外广告的审批权,许多商家因此开始做起周良洛的“工作”。

    刚开始,周良洛的想法是“钱先放着,将来什么时候再还”。到后来,周良洛认为这是人之常情,觉得自己为这么多人办事,得到一点回报也是应该的。随着职务的升迁,周良洛一次次利用手中的权力去交换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周良洛说:“像我这样的行政官员,权力这么大,自由度这么大,没有高度的觉悟,不是不折不扣地按党说的做,给自己留块自留地也很容易,这样就种下了祸根。”

    办案人员调查发现,周良洛收受的不仅有大量现金,还有房子。

    周良洛说:“有时候晚上想到收的这些钱,也觉得要收手,甚至退回去。但是到白天面对那些人的时候,自己又有侥幸心理了。”

    我是广交友,不是慎交友

    随着周良洛职位的不断升迁,围拢在他身边的各种人也越来越多。“我是广交友,而不是慎交友。”周说。

    渐渐地,在周良洛身边的大多是企业的老板。“这样的朋友多了以后,整天吃吃喝喝,自己的思想有时候就把握不住。”周良洛说。

    李平是周良洛的大学同学,他的主要任务是每天陪周良洛吃喝玩乐,并包揽这些消费的支出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平是一名商人安排在周良洛身边的“眼线”,目的是要成为周良洛的朋友。周良洛收受的1670余万元的赃款中几乎都来自这些所谓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些朋友为讨好周良洛,从饭店到歌舞厅,再到桑拿按摩院。周良洛说:“后来中央三令五申以后,就不敢去了。”之后,这些朋友专门找了一个场所,让周良洛单独去。

    在那里,所谓的朋友们为他准备了仅供他自己享用的美酒和女人。这些女人有基本工资和效益工资,衡量她们工作的标准就是能否让化名为陈老板的周良洛高兴。

    面对自己的下场,周良洛后悔不已,他总结自己堕落的原因时说没有过好“五关”:即权力关、金钱关、社交关、生活关和诚实关。

    周良洛总结堕落原因

    1 没有过好权力关,进入了以权谋私的这个误区

    2 没有过好金钱关,成了金钱的俘虏

    3 没有过好社交关,走入了交友的误区

    4 没有过好生活关,滑入了堕落的生活方式

    5 没有过好诚实关,玩起了侥幸的游戏